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群星思想(九): 所思甚大,故所行亦迷(上)
2020年09月17日 17:0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秀伟 字号
2020年09月17日 17:0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秀伟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20年9月10日,可爱、可敬的百岁哲人张世英先生离世,哲学界同仁惊闻噩耗,不胜悲痛。今年正值他百岁,他的“万有相通”的精神境界,“天人之际”的视野,进入“澄明之境”也可谓完满。张世英先生是贺麟先生的弟子,“贺麟讲座”组委会策划“贺麟讲座”的目的,就是为了纪念贺麟先生,并同时向其他与贺麟先生一样为我国的德国哲学研究做出卓越贡献的学者致敬。张世英先生是我国当代德国哲学研究的名家,是当代著名哲学家、哲学史家、美学家、哲学教育家、北京大学哲学系著名教授、《黑格尔著作集》中文版主编、他的离世是我国哲学界的重大损失。我们表示深切的哀悼!

 

  9月10日正值教师节之际,靳希平教授备受瞩目的题为“所思甚大,故所行亦迷”讲座在线上开讲。参加人员近600人。作为国内海德格尔的资深研究专家,他的语言幽默风趣,深入浅出,用充实的文献和资料对海德格尔思想的“政治正确问题”的争论以及他的哲学思想阐发了自己独到的观点。

  海德格尔是20世纪最重要的德国哲学家之一,是德法当代哲学的重要思想来源。海德格尔有很多哲学性很强的问题可谈,比如,为什么他的历史概念与一般的历史概念不同?他的人生现象学描述工作为什么不是伦理学而是基础本体论?等等。但在世界哲学界当下最热门、最前沿的哲学史话题之一,是海德格尔的《黑皮本》和他的思想的“政治正确问题”。而无论中外,世人关心《黑皮本》,大多不是为了理解海氏哲学思想,而是关心他的思想政治言论,以及由此出发,关心如何在政治上评估他的哲学思想等问题。靳希平教授的报告主要从两个方面切入介绍海德格尔,一是他的“所思甚大”,即他的哲学思想;二是他的“所行亦迷”,即他针对当时(1930-1950年)时事政治写下(没有公开发表)的私下看法。

  谈到海德格尔的哲学思想,靳希平认为“所思甚大,故所行亦迷”是对海德格尔思想的精当概括。而海德格尔深层的思想来源是:一颗农民的心。他指出在海德格尔的著作背后,是一直没有失掉一个农民对大自然的淳朴敬畏之心。

  海德格尔哲学思想的深层源泉

  靳希平关于海德格尔这一思想背景的呈现主要通过三个方面:一是,海德格尔把农民对天地的敬畏与他对人类命运和未来的哲学思考结合在一起。他所谓的西方思想的全新开端应该就是天地神性给人的出路。这种农民式的质朴配合海式特有哲学语言,就产生了《黑皮本》中难解的文句,而海德格尔的自我定位就是这种“农民—哲学”性质。如他所言“被问候就是照亮。只有那被照耀者,才能认出它的本质并且在此本质中认出自己?!倍?,他对自己名字的解释?!昂5?格尔”,一个进入到未开发的土地,即Heide,并且对此进行耙地整理(eggt)的人。而他必须让一个犁远远地走在前面,走遍遍布石头的耕地。靳希平认为,这种未受城市化影响的农民对大自然的淳朴的敬畏之心,是整个海德格尔哲学思想的深层源泉。三是,海德格尔这种心态和心境,又是德国候鸟运动、浪漫主义思潮的精神体现,后来这个运动和德国浪漫主义政治运动和民族主义运动一起,汇集到纳粹主义运动中,最终阴差阳错地成了20世纪最残酷的独裁统治之一——德国法西斯统治的社会思想基础。纳粹主义对西方传统自由主义政治文化的形式上的全面否定,同海德格尔的与城市文明对立的浪漫主义革命情怀对待现代工业和科技文明的态度一致,而海德格尔走得更远,他在本质上、源头上、哲学基础上批判现代工业和科技文明。

  《黑皮本》以及海德格尔晚期思想

  《黑皮本》的写作时期,是1930年前后,海德格尔思想发生转向的时期。他不再借助于人生达在结构去追问Sein的意义,转而直接跳跃到实存的存在之中,寻求新的思维方式,以跳出科学技术之基础思维模式。这时他的浪漫主义的农民情怀就直接升华为对现代科技生活方式和政治生活方式的批判。具体的说,就是批判现代科学技术为指导的大工业生产和各种新兴产业,以及以此为基础而建立起的城市文明和生活方式;但他同时看到,这种情形不可避免;而且,这种生活方式创造的存在意义荒芜化,只不过是新开端、全新生活方式的准备。否则,人是否还有救将成为问题。这种浪漫主义反现代文明的情调,就是《黑皮本》思想政治言论的理论基础、理论指导。这是在私人日常政治生活中,对待各种事物时,哲学思想的一种私下的个人的直接的使用。

  《黑皮本》不是一部成型的著作,《黑皮本》书写的时间跨度从1930年直到1972年前后,延续了有40多年。内容庞杂,形式不一。前23本是一系列思想日记、笔记、随感的辑录。按照海德格尔生前最后十几年的助手和全集主编von Herrmann的说法,海德格尔在小木屋的床头配有一张小桌子,上面放着一些小纸片和铅笔。在入睡之前,或者失眠之夜,他就把心里的想法、脑子里冒出来的观念,记录在纸条上,以避免遗忘。第二天就将其加工、誊录到黑色油布皮的本子里。这种习惯一直坚持了近40年(1930-1970年),持续到晚年。由此可见,《黑皮本》不是统一成型的书,而是内容各异的一系列笔记本的内容。

  因此,《黑皮本》的主要内容是海德格尔用自己的“黑话”记载的一些有私人特征的七零八碎的事情,包括自己的简短思考、吐槽等等。比如对时事政治的评论,特别是对纳粹党的政治思想,以及纳粹党对大学教育和大学管理的原则政策,以及对于纳粹党对思想意识形态界的工作的批判、对纳粹主义运动的发展方向和现状的批判和担忧。包括:战前生存环境的解读、对“二战”中各种事件背景的抽象评议、战后对美国占领军的挖苦、批判,对雅思贝尔斯向占领军写的海氏政治评定的讥讽等等,这是作为一个个人的海德格尔所处具体境况的表达。

  在思想方面,则包含后期哲学思想(存在史、科学技术批判、新开端、新神性……)零敲碎打的重复、强调和说明。对《存在与时间》和其他著作和手稿的反思性评议,对别人对其著作的评论批判的反驳。对别人吹捧和阐述的讽刺嘲笑。对纳粹统治时期的御用哲学家,哲学工作的一般状态、对纳粹党的宣传机构解读和在意识形态上利用尼采-荷尔德林的批判。对世界观哲学的批判。特别是对自然科学在社会意识形态领域的统治地位的批判与忧虑。海德格尔希望通过自己的哲学思考,使德国人能成为先行者,为人类未来寻觅到新的思想和生活方式,以便迎接现在的科学技术全面统治带来的?;鹊?。

  靳希平看来,就海德格尔哲学本身而言,《黑皮本》并没有什么新东西,最多只有对于哲学性著作的零碎补充。但就海氏传记和海氏人身政治评价而言,《黑皮本》的确提供了许多第一手的证据。

  海德格尔开始的问题很清楚,他认为现在面对的是:科技霸权,人心不古,战败赔款,经济?;?,社会动荡,政治混乱,人心思变等等,这些问题自己要秉笔直书。在这些“秉笔直书”中,尽管完全看不到在公开出版物和演讲中作为思想家的海德格尔形象,但仍有一些颇为犀利的吐槽,比如“在新型高校的招牌下,使得这一终结永恒化?!磺锌赡芎筒豢赡艿亩几骶推湮弧挥幸桓鍪虑槊挥凶怕洌罕纠从Ω迷谡馑咝V蟹⑸亩?,即认知教育,却无人问津。然而,这本是应该发生的,其前提是:高校不是为追求绩效的制作者和生产泡沫的吹牛大王们准备的一个游乐场—这样的大学同精神性的责任相距甚远,就如同它在对认知(这本来是大学享有的权利)的真正占有上,也没有任何发言权?!嗣嵌宰约阂丫萑肫渲械奈O斩廖薷芯酰和ü欢系姆穸?,把自己变成了被否定内容的奴隶;由于缺少另一种【选择可能性】,所以求助于这种做法,而且在必要时用时代潮流的装扮对它进行更新,把它推销出去?!?/font>

  总而言之,希望学界少关注《黑皮本》,《黑皮本》和微博并无本质区别,如果不是海德格尔传记研究者,相信他们一定会在《黑皮本》这里失望而归。同时,海德格尔后期思想或许是一种已经包装在了“大话”中的农民—浪漫主义的反现代性执拗黑话,就起洞见的本质而言,跟浪漫主义者向来片面的时代与现代批判并无太大不同——只不过加入了“海式黑话”而已。因此,关注海德格尔早期严格的思想,关注他在思想实质上与古希腊哲学、中世纪哲学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继承关系,或许才是海德格尔研究的一条严格出路。

  同行评议

  海德格尔的悖论纠缠与第二次转向的可能性?

  夏可君(中国人民大学)

  海德格尔为什么要写《黑皮本》?这一直还是一个谜(R?tsel)!可能是一座黑金般的深矿,要深入挖掘,但也充满了危险。过度挖掘其政治含义,会忽视海德格尔的哲学贡献,尤其是GA65卷《哲学论稿》(1936-1938)的“纯粹思考”,里面几乎剔除了政治的指涉;但考虑到《黑皮本》笔记中那么多关涉政治的具体内容,或者关涉人事与时事的明确指向,这是对时代政治的个体反击,还是一种警觉的提醒或告诫(anraten)?

  如此漫长的告白,如同靳希平老师异常敏感指出的“直言“或“直接告知”(einfach Nennen),是一种及时的自我反???甚至带有一种奥古斯丁式自传忏悔录的隐秘书写?一种靳老师翻译的——海德格尔把自己的名字拆开还原书写,写入本省的大地与原初的耕耘,还有自己祖父的工作与哲学家波墨的关联。尤其是《存在与时间》在哲学史的位置与内在的问题,不断地寻求重新开端或再次开端的可能性。

  面对时代急难(Not),甚至是无急难的急难,海德格尔一直坚韧地寻求哲学本身开端的可能性。这是无时无刻不保持着的迫切书写,其中有着罕见的诚实,极少掩饰,一个人在喃喃低语,甚至有些唠叨,好像一种在漫长守夜中执拗的低音,倒是充分体现了早期的实际性生命或者被抛的沉沦处境,反复咀嚼自己大学校长就职的失败或者无奈,大学教育的堕落,大量对纳粹活动的反思,很多地方直接批判希特勒,尤其是对战争进程的旁注(靳老师的翻译选择也异常重要?。?,以及大量后期思想的片断式“草写”与关键词准备,等等。

  靳老师很耐心很细致地翻译出了大量的细节,指出了《黑皮本》的各个基本方面,基本上判定海德格尔并非一个纳粹主义者,尤其是关涉其中敏感的反犹主义。

  这是一个令人困扰的问题:海德格尔《黑皮本》中到底有无反犹主义的言论?接续战后的历史清理,到1980年代的纳粹主义批判,这是第三次了。随着《黑皮本》的发表,很多学者指出了相关的段落,尽管就其中一些同样的段落,还竟然有着完全不同的理解,如同von Hermann与Fran?ois Fédier 对于编者Trawny的直接反驳。

  如果有着海德格尔式的反犹主义,这是什么意义上的反犹呢?一方面,海德格尔继承着大多数德国文化人“庸俗”或平庸之恶的反犹主义传统(德里达在1980年代就深入思考过此民族与哲学之间,德意志哲学与犹太人之间的复杂纠缠),对于犹太人“天生”的不喜欢,并且把犹太人的经济行为上升为计算与“谋制”形而上思维的始作俑者,更为自觉赋予了犹太人普遍性的民族性格以思维开端的规定性,以存在历史的命运规定性,这是与整个当时的民族主义政治哲学相关的,甚至可以说与纳粹有着呼应。而另一方面,海德格尔对于犹太性的批判,是与对于纳粹的批判同时与同等的,即非常奇怪的是,他同时反犹与反纳粹,这与他整个反现代性的保守革命思想相关。无论是英美式的自由民主(其全球化似乎不可避免),还是苏俄的共产主义(尽管其大地性似乎不可战胜),无论是纳粹的法西斯主义,还是整个犹太-基督教的唯一神论(导致了现代的专制),整个都是力造性(Machtshaft),都导致了世界的荒芜化,导致了存有的终末论,导致了另一个开端的不可能性,甚至,都是自身灭绝的!而自身灭绝似乎又回响着纳粹最终解决的回声。

  《黑笔本》的出版,到底应该如何判定呢?就我自己而言,我更为关注GA97卷而非GA94-96这三卷,并且试图与GA73的1943-1945年的片断,还有早先1995年出版的GA77卷《田间交谈》,尤其是其中的第三个晚间交谈——《在俄罗斯战俘营一个年老者与一个年轻人之间的晚间交谈》关联起来,我认为海德格尔在1943年开始,试图走出时代的深渊,摆脱与纳粹主义的纠缠。

  或者说,再一次,海德格尔进入了一个悖论的思想状态:一方面,正是因为与纳粹思想有着深度纠缠,无论是最终反对还是局部赞成,他都不得不陷入其间,越是辩护越是陷入,《黑皮本》其实是他反复自我纠缠的见证,因此不能单一方面解读,其中并不缺乏他试图摆脱的艰难努力,但似乎又并不成功,因此就再次显得琐碎与无奈;但另一方面,他确实有着努力走出这种泥沼状态的艰难探索,这是从1943年巴门尼德GA54卷与GA55卷赫拉克利特这两个最后的大学课程开始,尤其在GA77卷的对话中(其实是另一种的《黑皮本》,考虑到GA97几乎没有什么1943-1945年的笔记),试图开始我称之为的“第二次转向”,彻底反思存有自身的灾变与危险,思考庸用的终末论,并且把“存在”思考为更为古老的庸用(chreon)。

  因为这是把海德格尔的思想置于一个危险的时刻,如此的思考才有哲学自身的力量,有着未来的启发性:“危险愈多,那拯救的力量亦愈发生长?”或者如同靳老师翻译的另一个箴言:“所思甚大,故所行亦谜”?我们依然都在思想那充满“迷奥”(Ratsal)的道路上。

  靳希平教授:“所思甚大,故所行亦迷?”

  ——海德格尔与《黑皮本》

  杨光(同济大学)

  1、 靳老师以清代学者戴震的名言“治学不做媚时语”开题,寓意深远,点明了从柏拉图到海德格尔以来之间哲学与政治之间的张力,我也理解为是对我们后学晚辈的警示。

  靳老师的讲座从《黑皮本》的思想和生活、社会背景入手,揭示了海德格尔个人性格中的农民性和其思想中的反现代科技文明的内在关联。他的天主教背景和生命哲学的苦难意识定下了他的思想的基调。这里可以联系海德格尔常说的一句话来理解他的“活生生的生命哲学”的诉求:“Nietzsche hat mich kaputt gemacht.”(尼采毁了我)。尼采的生命哲学以反基督教为出发点,而海德格尔虽然在“黑皮本”中也批判教会,但如靳老师指出,他宗教性的救赎情怀和深刻的苦难意识晚年一直还在(海德格尔葬礼:天主教仪式;萧师毅赠言:“天降大任于斯人也…”)

  海氏的浪漫派的乡土情结还体现在对“格奥尔格圈”(Georger Kreis)诗人圈的推崇, 对土地、自然的歌颂,可参阅海德格尔早年的诗歌。这里可以沿着靳老师的思路提出一个问题是:这种乡土情结和农民性本身是不是对后来纳粹的propaganda(Heimat, Erde等)的挪用、滥用就没有免疫力?

  2、在梳理早期海德格尔思想时,靳老师强调了海德格尔生命哲学与存在论之间的张力,并将其与他思想深处的浪漫主义情调倾向联系起来(p.12)。但当海氏的思想在三十年代转向后,“农民情怀”升华并扩展为对整个现代科技、政治生活方式的批判时,并进而在《黑皮本》中将其“运用”(Kant)在私人的、非公开的对时事政局评论中,这就产生了思想话语(discourse)与隐私的思想记录之间的张力,模糊了其中的界限(P?ggeler)【“这种使用的私人性质,非公开性质,在评论中不该忽视,尽管这种使用的合法性值得怀疑——深层结构的基础理论研究的成果可以直接用于表层的具象的现实政治生活吗?】(p.13)。靳老师这里的发问是深刻的,切中《黑皮本》的要害。是否这种对思想的“运用”方式才是错误的,即所谓的思想的“迷途”(Irrweg)?那么就要在普遍性的哲学思想和个人私下的直接运用之间做区分和过渡,但海德格尔并没有用自己的政治哲学和伦理学作为中介协调。他对犹太人的批评也是从抽象概念出发,而没有考虑具体的犹太思想传统,更不用说犹太人内部的复杂性了,这里可参考靳老师文末引用的胡塞尔的犹太学生E.Stein的那段话。海德格尔本人有过犹太情人,30年代末还帮助过犹太学生,但《黑皮本》中对自己的犹太朋友只字不提,可见他的“反犹主义”与个人生活是脱节的。

  康德也说过关于非洲黑人(和犹太人)的不恰当的话,但他也同时反对殖民主义。尽管有人也借机清理整个西方形而上学中的种族歧视问题,(如von Herrmann所批评的Di Cesare讨论了Kant, Hegel, Frege),认为有一种形而上的反犹主义贯穿西方哲学,但这有扩大矛盾的嫌疑。海德格尔的反犹主义是在他具体的(存在历史的)思想语境中出现的,即30、40年代的seinsgeschichtliche Abhandlungen。这里的关键问题是:可否直接将一些反犹言论(已出版的近百万字中总共不到20处)就称之为“存在历史的反犹主义”?反犹主义成为主语,存在历史是修饰词,这种语法关系意味着什么?认为存在问题本身就是为意识形态服务的显然是本末倒置,以偏概全,是出于个人恩怨或某种原因的思想短路(Faye,Heinz)。

  反过来问,是否可以把存在历史的宏大叙事(grand narrative)与这种存在者层面的、私人的、“平庸”(banal:Nancy)的反犹言论完全撇清关系,像切掉寄生虫一样? 窃以为,与其采取这两种极端的立场,不如反思三、四十年代的存在思想(Seinsdenken)中的一些核心思想的政治维度,以及可能推演出的现实政治后果。靳老师文中提醒我们注意这些核心词的复杂内涵,如Macht,(力,Gewalt),民族性的(Volkhaft vs Rasse,Nation),Not(急难),还可以加上“polemos”(斗争、争执)、Entscheidung(决断) 等。

  3、海德格尔思想在三十年代处于一个动荡的转折期,有人称之为“迷失的年代”(lost years)?!逗谄け尽分卸捞氐?,反传统哲学概念的语言风格发挥到了极致,有些段落也就成了呢喃自语(raunend)的语言游戏。所以靳老师的判断,即“传记意义”大于“理论意义”是成立的。

  4、靳老师敏锐地捕捉到一个细节:为什么海德格尔没有拿他的这些私密手稿中的一些反犹言论来公开迎合纳粹的宣传?一个与之相应的历史事实是海德格尔战后也没有公开对自己的错误进行“忏悔”和“道歉”,以此来减轻战后当局和校方对自己的压力,而是保持沉默(Schweigen: cf. Derrida, Gadamer)?!拔按笾枷?,必行伟大之迷途”(GA13)这句战后的名言(1947)其实是对“就职演讲”结尾的柏拉图引文的回应(Alles Grosse steht im Sturm)。海德格尔是在抒发壮志未酬的感慨,还是认为迷途和Scheitern是伟大思想的必经之路?靳老师或许会建议我们走出晚期海氏思想的迷宫,找回现象学的小钱(Kleingeld),而不是沉迷于那些宏大叙事的空头票子(grosser Schein)。 

    【注: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的李涛、武汉大学哲学学院的贺念2位老师的评议将“下”期刊发,敬请关注!】 

作者简介

姓名:李秀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日本一本到道一区免费,使劲揉着她的大胸视频,青草青草久热精品视频